2018年6月20日 星期三

時間停止的冰封校舍



  校慶最後一天,從校舍頂樓跳下的同學究竟是誰?他們想不起來,無論如何也想不起來。緊張與不安亦步亦趨,同伴接連消失,時鐘依然無可抗拒地往前走。每當詭譎的鐘聲響起,就會又有人消失。
  
  把他們關進校舍、將他們推落漆黑恐懼之中的「設局人」究竟是誰?究竟有何目的?何時才會現身?他們何時才能離開這棟大雪之中的冰封校舍呢? 




  文不對題。

  開頭丟出謎題來吸引讀者,內容大概是被封入心象世界的八名學生
 要找出「誰」是混在其中的設局人,並找出離開時間停止的冰封校舍
 的方法,遺憾的是,竟然在確立目標後,讓故事的方向朝著意外的方
 向前進。

  作者填補在主幹上的內容是每個人的過去,這種東西應該在原作受
 歡迎後,由外傳補上才對,偏偏卻是讓讀者感受第一次見面的角色的
 學生生活中的喜怒哀樂,而不是挑戰難題的英姿。

  漫無目的的學生生活,即便穿插著對未來的不安、對霸凌的反抗、
 對自我的追求,也是讓人厭惡的說教,甚至在過去,不少出場角色與
 其他人無牽扯,只好唱獨角戲的情況讓故事更形零碎。

  有種沒有人修正作者,作者寫歪方向的感覺,不過,以投稿作品來
 說,在缺少編輯的情況下,出現這種情況,似乎不意外。

2018年6月6日 星期三

琴之森 動畫03-04


  畢竟是二十年前的作品,其中的一些表現手法跟現在主流是有所差
 異的,像這兩話的主題,「敵人不是莫札特,而是你自己」是要求主
 角不要盲從老師的聲音,而是要有自己的獨創,但,應該是礙於篇幅
 沒有辦法解這麼大的題目,於是帶出一個因為膽怯而不敢上台演奏的
 小女孩,轉以讓她克服心理障礙的演出,以這個同質性簡單帶過主角
 的突破。



  這個給作者發揮的篇幅,就是我想講的,以前發表的管道有限,一
 個故事完結之後就有一個故事發表,所以節奏快,但如今,有劇本荒
 又有許多不同娛樂爭奪觀眾的同時,有號召力的故事勢必被不斷的延
 長,另一方面,網路創作,尤其是門檻極低的網路小說,完全抓在作
 者手中,完結與否全憑一己之意,可以說,過去與現今,說故事可用
 的篇幅完全完全不同了。

  再加上,針對作者自己設下的故事中題目的解法,在許多代作者的
 累積下有更好、更漂亮的呈現,相對於現代的精緻,過去就顯得有點
 樸拙了。

2018年5月31日 星期四

愛在雨過天晴時 動畫感想


  我覺得,這個故事是作者先想到一個場景,也就是高中女生倒追中
 年男子,之後再慢慢補齊到結局之前的內容。

  只是,我覺得在跑的幾個路線都不是那麼的切題,跟雙方都有自覺
 即將到來的戀情、甚至是結婚的交往有所不同,當事人之一是離過婚
 的四十五歲中年人,是缺乏對下一段婚姻的自覺,甚至抗拒的,如果
 要做細緻描寫的話,應該是把重心放在他的心理建設上,當然,這樣
 可能會讓銷量大跌就是。

  我們先跳過銷量這個現實問題,來談談三個路線中最重要的女主角
 倒追,在雙方都對戀愛有期待的學生時期,只要有契機,很容易就可
 以搭上線,尤其其中之一的女主角又非常主動,偏偏這對組合的關鍵
 問題不在女主角身上,把年齡有點差距的組合的重心放在學生式的戀
 愛行動上,就是這麼的格格不入。



  另外兩條支線,女主角朋友想拉她回田徑場上,男主角也有忘不掉
 的文學家之夢,是有豐滿角色的作用,但終究不能幫助主線的演出更
 切合主題。

  算是,如果不當它是愛情故事,有些細部寫得不錯,但,把它當做
 愛情故事,卻會覺得重心搞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