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3月20日 星期三

櫻子小姐的腳下埋著屍體4:初冬、蝴蝶、消失的少女



  「幸好妳離嫁人還有段時間,那麼就慢慢回憶、慢慢尋找,在謎底揭曉前,不必把自己逼得太緊。妳知道嗎?『費馬最後定理』可是懸宕了360年才得到完美證明。」

  北海道的雪從十一月底開始下,旭川正式邁入漫長的冬季,正太郎與櫻子小姐的關係也暫時停擺。就在這時,正太郎接到鴻上百合子的電話,想委託櫻子小姐調查阿姨家的貓離奇死亡的真相……

  某個午後,鴻上在紅茶館巧遇櫻子小姐,兩人因此熟稔起來。鴻上的奶奶生前曾說過,當鴻上出嫁時,要送她一幅爺爺的畫,可惜這個答案已隨奶奶逝去永遠塵封。三幅畫裡都藏著珍貴的回憶,櫻子小姐能猜出是哪一幅,代替奶奶把祝福傳給鴻上嗎?

  秋日將盡,正太郎和櫻子小姐趕在下雪前到森林進行田野調查,導師磯崎也跟他們同行。來到郊外,一行人竟看到本該消失在十一月的黑蔭蝶正在吸食野兔的屍體。蝴蝶彷彿捎來不祥的預感,磯崎隨後接到電話,得知過去曾教過的一名女學生失蹤了!在兩人的追問下,磯崎緩緩道起往事……秋去冬來,十一月的蝴蝶將揭發過去的懸案!


  與改編的動畫相較,雖然有九成以上的內容類似,但差在一個角色
 的塑造,讓整個氛圍都不一樣了,花房老師,定位姑且可說是本故事
 的莫里亞蒂教授。

  與第四集最末才有花房老師的形象出現的小說不同,動畫在改編時
 有更多未來的事件可供參考,於是提早他的登場,在諸多事件中營造
 出一個黑幕,推動死亡的愉快犯,主角櫻子不斷的破解謎題的當下,
 也等於鋪下他登場的臺階的高度,尤其本篇的動畫版,藉由動畫直接
 的畫面傳達,邪氣與被他吸引的高中女學生的無垢,混合出沈重的美。

  而小說,有北海道的家常美食、廣大無垠的自然,更重要的是,隨
 著事件的累積,讀者跟正太郎習慣了白骨、習慣了屍體後,好像就少
 了那麼點噁心的味道,於是形成了輕鬆感覺的推理,花房老師的登場
 比較像是出現了系列的大魔王,給故事一個完結的方向。

  算是因為媒體的不同,各自取捨之下,有各自的風味。

2019年3月13日 星期三



  魚說:「只因為我活在水中,所以你看不見我的淚。」我們都像是活在水中,流著他人看不見的眼淚……
  
  事情發生時,葉秋生還只是一個年少輕狂的十七歲高中生。
  
  那一年,總統逝世,臺灣逐漸換上了愛迪達慢跑鞋的氣氛,女人在打麻將時抱怨物價飛漲,男人忍受著下班還要做家事的生活,年輕人則忙著談情說愛。祖父就是在那時候被人殺害。
  
  祖父是山東老兵,他待家人嚴苛,對弟兄們卻很講義氣,甚至把昔日同袍的遺孤當成親生孩子般扶養。深獲人望的他,究竟為什麼慘遭殺害?祖父離世時,葉秋生沒有痛哭,但死亡疑雲卻像投入心湖的小石子,使他做什麼事都意興闌珊。在命運之線的牽引下,他決定親手揭開真相。
  
  身處時代洪流的人們,看不見彼此的淚……少年狂放不羈的成長故事,穿插著祖父之死的謎團,在歡笑與眼淚之間,令人震驚的真相從歷史之河漂流而出。七○年代的臺灣躍然紙上,人物彷彿擁有穿透書頁的熱量,讓每一個世代的讀者,都在少年葉秋生的身上看見了與自己重疊的身影。


  我較常接觸的書籍是娛樂小說與科普兩大類,而這本小說雖然在大
 眾小說類別的直木賞中獲獎,但很難說是娛樂傾向的故事,反而更偏
 向我不習慣的文青風格。

  雖然在封底的文案提到祖父之死與親手揭開真相,但這兩者只作為
 開場與收尾之用,如果因為這個廣告詞而翻開這個故事,一定很疑惑
 為什麼案件發生後都沒有在從事揭謎的工作,只在最後因為意外與巧
 合而突然回到主線。

  至於填補在故事中間的則有外省老兵對故鄉的思念、本省與外省的
 衝突、本省人對生活被破壞的不滿、學生對未來的不安與迷惘、兄弟
 或者同儕之間的義氣、初戀的苦澀、服役的無奈、作為生活一部分的
 信仰等等,混雜起來構成了蔣經國時代的臺灣。

  只是,正如同作者本人的自我介紹:五歲時就離開臺灣移居日本,
 流這個故事蛻變自父親真實的成長經歷,也就是,故事的資料來自於
 他人,經過吸收後重新構築一個臺灣,但,像我這樣生長在臺灣的讀
 者,有些事經歷過、有些事聽父執輩說過,也會在回憶中形成一個臺
 灣,而這個臺灣多少跟他筆下的臺灣不一致,像是故事中的臺灣,關
 羽是屬於陰神信仰,這真的是我生眼睛發眉毛第一次聽到的說法。


  所以,以娛樂故事論,結構上有毛病,而帶有愁滋味的文青風,卻
 因為不同的臺灣而無法融入,對我而言,是無趣的。

2019年2月28日 星期四

七詠唱御宅魔術王 01



  這是個將魔術概念化、且凌駕於物理法則的新生魔法世界。

  魔術組織『七詠唱』(七分身),以最強之名君臨這座魔都──

  「我只想悠悠哉哉地生活……」在魔術學園就讀的學生布藍,是個利用魔術創造分身,並讓分身代替他上學的宅宅家裡蹲。轉學生公主笛賽爾,似乎也充滿宅宅氣質,因而莫名地親近布藍!?

  然而,笛賽爾的真實身分竟是專職戰鬥的敵國(路布魯王國)國家魔術師──「怎麼會,竟然是比我還要上位的魔術師!」「妳挑錯對手了──我就是『七詠唱』(七分身)的魔術王。」

  以遠距操作驅使七名分身的他,將顛覆世界的秩序!?

  宅宅窩在家才是最強──閉門不出的新世紀魔法戰鬥幻想故事就此展開!!


  猜測作者本身可能嗜讀網路小說,甚至可能也在網路上小試身手,
 這故事雖然以輕小說的方式發行,但有著濃厚的速食風格,也就是少
 了鋪陳,直接進入重頭戲的寫作方式,好使得發表一個小篇章都有高
 潮,像是間諜到達目的地的第一天就想直接潛入偷走國寶、莫名抱有
 好感,甚至主動的女主角之類。

  或許為了貼近輕小說的讀者而不採用異世界轉生,再輔以無敵外掛
 的風格,改用了外表無能,但實際上天下無敵的主角,但實質上還是
 很網路小說,也就是空閒的幾分鐘可以用手機看一下的節奏。